您的位置:永利集团官网 > 影视影评 > 标签过时了,文化类节目低龄化是好事

标签过时了,文化类节目低龄化是好事

2020-04-24 10:23

一度因为造型太丑掀起争议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在揭开庐山真面目后,成了今年暑期档的爆款,影片将在本周五公映,但十天点映票房已经超过6000万元。

由林红光执导,马天宇、郑爽领衔主演的青春剧《流淌的美好时光》,本月初开始在湖南卫视、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等多个平台播出。

作者:沈煜(资深电视制作人)

  丑哪吒逆风翻盘,这是一个经典人物原型的正常打开方式经典之所以有存续的能量在于,历史的遗产中不断被注入当下的活力,谁动了我们的哪吒是个不成问题的问题。

  该剧目前已播出过半,豆瓣评分从5.9分一路下滑至3.1分。不仅如此,据酷云数据显示,该剧的直播关注度一度低至0.4219;而同日,《亲爱的热爱的》在浙江卫视和东方卫视分别收获1.3384和0.7333的收视成绩,碾压态势明显。

  近几年,诸如《中国诗词大会》《中国成语大会》《中国谜语大会》《龙的传人》等着致力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的电视综艺节目不断升温,并且市场份额越来越大。这是广大观众对选秀、音乐、歌唱类娱乐综艺产生审美疲劳后的集体回应。

  1979年,上海美影厂《哪吒闹海》公映,电影里矛盾冲突的顶点,是白衣少年在滂沱大雨里自尽:爹爹,我把骨肉还给你,不连累你。自此,这个和底层人民打成一片、反抗父权和威权的末路少年深入人心。以至于很少有人意识到,这个充盈着浪漫主义情怀的哪吒是一个故事新编的角色。反倒是《哪吒之魔童降世》给主角一段又丑又混的黑历史,歪打正着地回归了人物的源头。

  题材:撒盐剧不敌甜恋剧

  上述文化类电视节目中,不少都是针对青少年甚至少儿,并且观众有低龄化的趋势。有人对此提出批评,认为不应过早给孩子灌输诗词文赋等传统文化知识,也有人觉得低龄化的文化节目内容不够专业。对此,笔者并不认同,反倒觉得文化类节目就应该从少儿甚至幼儿做起。

  要厘清哪吒的形象流变,必须从他爹说起。众所周知的托塔李天王,是民间演绎强行捆绑了李靖和托塔天王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干的人物。李靖是唐朝开国名将,在唐传奇里,他和虬髯客、红拂并称风尘三侠。托塔天王的学名是毗沙门天王,是佛经里的四大天王之一。初唐时期,西域佛国于阗(现在新疆和田一带)兴起信仰毗沙门天王,这一信仰传入中原,汉化的结果是托塔的毗沙门天王离开四大的组合,成为单独被供奉的神仙。《水浒传》里林冲蒙冤遭贬,看守天王堂,此处的天王就是单飞的毗沙门。

  《流淌的美好时光》一剧由郭敬明小说《悲伤逆流成河》改编,讲述在上海弄堂里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齐铭和易遥之间风波不断、爱恨纠缠的残酷青春故事。原著于2006年11月起在《最小说》上连载,2007年5月首度出版,距今已经13年,再加上之前已被改编为电影,故事缺乏新意,恐怕是收视遭遇滑铁卢的原因之一。

  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根和魂,里面包含着属于中国人精神内核的东西,这些东西值得继承,应该继承,越早继承越好。从娃娃抓起,用电视综艺的形式,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有利于筑牢民族文化传承的根基,这项工作应该常态化并一直做下去,不存在过早的问题。

  按照佛经的说法,哪吒是毗沙门天王的儿子。上阵父子兵,哪吒除了帮老爹托塔,就是帮父亲带领一支夜叉大军,所以,他别号鬼王和夜叉大将。唐代的宗教书籍里描述哪吒恶眼见四方,跟美少年不沾边。元代成书的《三教源流搜神大全》里,哪吒身高六丈,换算成今天的计量有20米高。元末罗贯中写《三遂平妖传》,哪吒三个头似三座青山,六支胳膊似六条峻岭,一开口,血泼泼露出四个獠牙。

  作为青春文学的一个代表人物,郭敬明的作品影响了一代人。但是,随着时代变迁,在《小时代》三部曲后,郭敬明作品的市场号召力已经大幅下降。2016年,电影《爵迹》上映时,乐视影业发行部门已经刻意弱化郭敬明的标签,将《爵迹》电影海报片名下方郭敬明导演作品的字样全部抹去,此举一度引来郭敬明本人发博怒斥。此次,《流淌的美好时光》在宣发过程中,也有意无意地低调处理郭敬明标签。

  青少年的价值取向决定了未来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而青少年又处在价值观形成和确立的时期,抓好这一时期的价值观养成十分重要。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这就像穿衣服扣扣子一样,如果第一粒扣子扣错了,剩余的扣子都会扣错。人生的扣子从一开始就要扣好。因此,为低龄的少年儿童制作一些传统文化类电视节目,早早在他们心中播下传统文化的种子,让他们早点知晓我们文化的根底,有利于他们从优秀传统文化中汲取成长发育的营养,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这就是早早帮他们扣好人生的扣子。

  佛教传说里的哪吒是让三界安宁的巨神,但他参透佛理成神,前提是把骨肉还给了父母。这个故事的立场,和儒家推崇的孝道是有冲突的。随着佛教汉化,哪吒的来历不断被添枝加叶。苏东坡的弟弟苏辙写过一首《哪吒诗》:北方天王有狂子,只知拜佛不拜父。佛知其愚难教语,宝塔令父左手举。儿来见佛头辄俯,且与拜佛略相似。这诗的信息量很大,佛教为了撇清不孝的嫌疑,把哪吒定义成狂和愚,佛祖则苦心在父子之间周旋,想出托塔的法子,令其拜佛如拜父。一言以蔽之,佛是成全孝的。

  另外,剧中涉及原生家庭之殇、初入社会之痛以及爱情纠葛、校园霸凌、性侵等话题,相比其他青春剧多了些现实感,但是,对于暑期以学生观众为主的收视群体而言,揪心的撒盐剧显然不及隔壁台轻松愉快一路甜到底的甜恋剧有市场。

  当然,孩子的理解能力有限,针对孩子的文艺尤其是电视节目,形式应该活泼有趣,只有寓教于乐,才能达到启迪心智、成风化人的目的。知易行难。很多文化类节目之所以受到诟病,就是因为把节目现场当成了考场,侧重于对孩子进行传统文化知识的灌输。不过,在低龄化文化类节目领域,业界一直在探索。在这方面,《龙的传人》值得借鉴。该节目目前已在金鹰卡通卫视播出到第三季。节目面向8到14岁少年儿童,观众年龄比一般的文化类节目要低不少。然而,节目从孩子的视角出发,以国学游乐园的形式呈现,通过动漫主题的情景式关卡设置、挑战答题、趣味互动等方式,让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方方面面深入到小朋友的头脑中,让他们一边快乐地玩耍,一边受到传统文化的熏陶。同时,节目没有对知识量进行绝对化的处理,不需要孩子为了分数而PK答题,而是把传统文化知识开发成很多适合小朋友玩的花样游戏,让孩子们通过参与游戏,掌握知识,明白道理,就像我们过去所讲的,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

  吴承恩写《西游记》时,把苏辙的诗扩写成如来佛做老娘舅:哪吒割肉还母,剔骨还父,一点灵魂,径到西方极乐世界告佛。佛将碧藕为骨,荷叶为衣,念动起死回生真言,哪吒遂得了性命,后来要杀天王,报那剔骨之仇。天王无奈,告求如来。如来以和为尚,赐他一座玲珑剔透舍利子如意黄金宝塔,那塔上层层有佛,唤哪吒以佛为父,解了冤仇。

  风波:郑爽大批粉丝脱粉

  文化类电视节目不仅承载着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时代使命,也引领着中国电视节目未来的发展方向。因此,以孩子为受众的电视节目,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向孩子们进行传统文化教育也是越早越好。只不过,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内化为国人的文化自觉,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非一朝一夕之功。以孩子为对象的文化类电视节目,要持之以恒地办下去,在坚持文化的灵魂不变的同时,综艺的外壳可以更加丰富多彩。

  吴承恩的《西游记》大约是嘉靖年间的作品,隔了两代人,到了万历年间,《封神榜》对哪吒的故事来了一番大刀阔斧的改写。作者借用了《西游记》里红孩儿的人设,把哪吒设计成粉雕玉琢的美少年,从莲花中复活哪吒的戏份则归给太乙真人,把一个佛教原型改造成了道教子弟。

  马天宇和郑爽的男女主角阵容,可谓《流淌的美好时光》一大看点。出道多年,郑爽一直拥有坚挺而有战斗力的粉丝团,成为强大的收视保证。而该剧播出前,郑爽曾公开表示:易遥是我自己有点低落的时候演的角色。似乎是希望粉丝对其表演多一些宽容。然而,剧集播出后,郑爽挤眉弄眼撩头发摸嘴唇全套复制的演技,让不少粉丝怒其不争:10年了,一如既往地没长进。

  《光明日报》( 2019年07月24日13版)

本文由永利集团官网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标签过时了,文化类节目低龄化是好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