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永利集团官网 > 影视影评 > 阳光洒肩头,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阳光洒肩头,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2019-11-02 02:44

你知道,束缚越紧,梦也就会在心里勒下越深的痕迹。《肖申克的救赎》是一场关于笼中鸟如何飞往自由的梦,用我一位网友的话来说,看了它,甚至会让人觉得重生。

  1.看着妻子和别人在墙上缠绵
  2.喝醉酒的那种肆无忌惮
  3.藐视法庭
  4.没有名字的胖子
  5.建立图书馆
  6.报税-这是我的一个浅见
  7.鸡奸
  8.国际象棋
  9.再次被鸡奸
  10.音乐会:鲨堡的所有人,包括牢里的看守和狱医
  11.老布自杀
  12.监狱长的青睐:洗钱,擦鞋,馅饼,也许还是鸡奸
  13.的确无罪的汤米
  14.回忆和妻子的燕好
  15.没有回忆
  16.巧克力还是大便
  17.裸奔和新皮鞋
  18.上帝的惩罚马上到临
  19.报告撒尿
  20.一页扁舟

   这些天忙着上课,也忘了到“豆瓣”上逛逛,今天上来一看,让我大吃一惊,初次“登台”,自己应着兴致写的一些感想,竟博得众热心豆友的此般“捧场”,甚是感激!
    也许文章写得有些随意,在逻辑思辩上难免有欠妥之处。但我得对我的思想和文字负责,为了让观点阐述更为详实,也为部分豆友释疑,在此做一些拙劣回应。
    的确,很多东西我们无法改变,也不会因为我们而改变,只有人去适应环境,从来没有环境来适应人。但我们必须明白大多数环境却是我们人自己创制的,少数的创制环境的人或群体本着自己的利益考量来约束大多数人,也许我们知道这些依然无济于事,但这并不表明我们没有必要去知道,正是我们知道了,我们才有意念去争取肖申克式的“救赎”,记得片中老瑞德(摩根•弗里曼饰)还有一段话“有些鸟是不能关在笼子里的,它们的羽毛太漂亮了,当他们飞走的时候,你会觉得把他们关起来是种罪恶。”所以我们有必要并且必须知道我们是不是被“关在笼子里”,这个“笼子”(体制)不一定仅仅是宏大的社会,也许还包括我们工作的单位、订阅的报纸、宣扬的思想等等,所以当我们把孩子送进学校的时候,当我们的社会每年为高考而疯狂的时候,当我们学习某某领导的讲话或精神的时候,我们也许都在被关进某个隐形的“笼子”(体制化(institutionalized))。不过,就跟安迪一样我们当中的一些人选择了“救赎”,像人大的张鸣,《往事并不如烟》中的储安平、罗隆基,《窃听风暴》中的特工魏斯曼。但大多数人都会某种程度地陷入“群体性无意识”或“群体遵从”(社会学概念),和平的年代我们不在乎,但是到了动荡的年代我们就极可能被体制背后的人所操纵,成为《乌合之众》中的“群氓”,回想祖国母亲生命历程中的种种运动,罪恶不是某个领导人一人铸就的,其直接的推动者或践行者就是一些“体制”中的人,因为他们都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患者,他们只生活在一种可能当中。
   我们似乎也只生活在一种可能当中,所以《走向共和》在某个领导的话语权下成了禁片;所以在豆瓣上搜不到唐德刚的《新中国三十年》;所以小学中学的时候我们背着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于是有了龙应台的《(不)相信》;所以我们的单位、学校每天都有如此多的“精神”要学习;所以《南方周末》换帅了《市民》被腰斩了。但当我们遇到老外的时候,却总要辩解我们的生活是幸福的、我们的教育是先进的、我们的政策是英名的,就像《骇客帝国》中Neo第一次看到他所生活的世界的真相时的样子,有的时候“被奴役着却以为自由着”(《走向共和》孙中山语)(不过今天“奴役”这个词应该换成“控制”)。
    也许整日为了生活而奔波的现代人,会觉得这些都是“肉食者”的“远谋”。知道也好和不知道也好,我们依然存在着、活着。但是记住“人权决不仅仅等于生存权”,如果我们仅仅为了活着而活着,没有一点点越狱(《Prison break》)意念,我们就会像《活着》(余华著)中的富贵一样,一生承受着时代和命运的煎熬。再看看《亮剑》(要看都粱的原著而非电视剧)中的李云龙“几十年的流血拼命啊,就他娘的落个这下场?我操他娘的,这叫什么‘文化大革命’啊?这是作孽啊,伤天害理啊……共产党出奸臣啦,老子不干啦,老子回家种地去…… ”,最后他“食指猛地扣动了扳机”饮弹自裁,在“作孽”的体制面前他没有选择活着,因为人不仅要活着,而且要活得体面而有尊严,他决不知道什么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但他有天生的免疫力(就像他并不知道拿破仑,但却知道“集中打击”的战术)。当然这绝无让大家效仿之意,毕竟时代不同,“救赎”的方法各异,并不要求大家像”陶渊明隐居深山”,也不要求大家消极的“逃避”,要的仅仅是,大家知道一些主旋律之外的音符,“不肯把别人的耳朵当耳朵,不肯把别人的眼睛当眼睛”(李敖《胡适研究》)。
   “你曾经作过这样的梦吗,你如此肯定的东西是真的吗?你是否能从那样的梦中醒来?你能分辨出梦境与现实世界的区别吗?”(《骇客帝国》)。
   当然《肖申克的救赎》还有很多种品味的方法,值得咀嚼的东西还很多。比如说友情、信念等,以上只是个人的一些拙见和引申,仅为影评,非为政论!希望各位豆友喜欢。

而在观影过程中,我反复想起的另一部电影,是《海上钢琴师1900》:这两个故事都是由小说改编;这两部电影都有和故事本身风马牛不相及的港版译名:香港黑帮片情调的《刺激1995》、《月黑高飞》,和听起来像励志片或者科幻片的《声光伴我飞》;这两段开头都是从主角的朋友的回忆开始;这两个世界都有无数远离我们的日常却又真实可信的细节;这两位主演都叫TIM,蒂姆·罗宾斯和蒂姆·罗斯;这两个主角都在一小块舞台上度过了最好的年华。不同的是那两场结局,安迪以“一个只在纸上出现的人物”的身份扳倒了典狱长诺顿驶向自由,而1900最终作为一个不曾存在过的人,殉葬了他传奇的一生。

  我不要救赎,只要刺激,只要在凝滞的生命之河里有一点浪花,浪花是多么冰凉惬意的存在。

我想1900的故事是个悲伤的成人童话,海的女儿化为泡沫,快乐王子黯然无光,剪刀手爱德华留下了一天一地的大雪,而我们这位从未着地的钢琴师说,“连绵不绝的城市什么都有,除了尽头,没有尽头,我需要看见世界的尽头。”然后选择了与Virginian号邮轮生死与共。相比之下,《肖申克的救赎》要积极向上得多,据说它鼓舞了许多几近沉沦的人坚持理想。可如果仅仅积极向上,它也至多不过是一部主旋律国产片。这世上有多少出狱时双眼近盲的佘祥林,有多少一场六月雪都等不到的窦娥冤。单单鼓舞与激励帮不了任何一个成年人。能抚慰我们的,首先是“真实”,然后是“梦想”,正如《海上钢琴师》如果删了所有像那段青涩而失败的爱情故事与“去他的规矩 !”那样的生动细节,将会生硬得多。从监狱暴力、狱中同性恋到在笼子里关得太久而飞不出去了的老囚徒,都是那么的真实可信,这部讲述梦想与希望的电影,很特立独行地,根本就不存在英雄。一开始就有“我很想说安迪打赢了,全身而退,令三姐妹放过了他,但监狱不是童话。”的直白事实,到最后安迪的出逃,也远没有基督山伯爵式的无比风光与快意恩仇,或者国产古装电视剧式“囚犯转身变钦差”的胡编乱照。时间永远抹不掉肖申克和阿兹卡班留下的创口,他一辈子都会是个逃犯,就像至死未能正名的小天狼星一样。

  其实我第一次看这个电影的时候还是在电脑上看的rm,是一个电脑盘里刻的好几个电影的之一,当时觉得这个电影也许喜欢的人不会多,想不到后来到处都看见说好的,当时的第一感觉是非常沮丧,我常常是以思路古怪自诩的,想不到这么泯然众人非常奇怪,就像曾经突然一下子冒出很多人声嘶力竭的纪念邱岳峰,我想,你们不是喜欢童自荣来的吗?这样说的主要目的自然是为了说明我不是因为有很多人号称喜欢我也忙不迭地号称喜欢,实际上我很有跟着很多人号称自己不喜欢的感觉,但总觉得到了龙门边上了,就是翻不过去那道坎。说来说去要说出自己到底喜欢什么,只要确立了这点,那么就可以安之若素,毕竟我现在扪心自问,一个好感不足以描摹我对这个电影的感动,震撼吧,都煽情了,动用这个词比较够劲一点。

但不论怎么说,安迪他确实是个奇迹。我们都知道,“奇迹”也是基督教所谓“救赎”的重要内容之一。他知道自己无罪,所以相信希望并实现了它,最后又给了几乎像老布一样飞不动了的瑞德一个大希望。“在芝华塔尼欧,那个没有回忆的温暖地方……”是的,就像1900担不起大地的辽阔,梦想有时候其实也微小得很,在那片碧蓝的加勒比海边,就有崭新的人生。这部电影让我们相信“希望是美好的,也许是人间至善,而美好的事物永不消逝”一如教徒相信主的救赎终将来临,而不是道貌岸然地以“真实”之名囔囔着“王尔德因为同性恋坐了牢”,或者“《白雪公主》的真相是父女乱伦”。

  说起人生体验,我自然没有做过牢,自然也就没有越狱,自然没有被鸡奸过,自然也不是由此喜欢上莫扎特的,我甚至自然到从来不喝啤酒也就没有戒酒,关于婚姻就不打比方了,否则老婆自然不会给我好果子吃:)但我实在感觉自己有一种被禁锢的感觉的,但至于是否已经自由了,是否民主了,我觉得是没有的。我觉得我依旧还是停留在被禁锢的阶段,还是在忙着死。(顺便说我非常喜欢大话西游,就是因为他爱她,结果又无法在一起)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我没有从编剧的角度觉得好,那么我的实实在在的体验是什么呢?

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是,安迪爬出五百码长的污水管当晚那场明亮的雷雨,它像《勇敢的心》里华莱士最后那声著名的“FREEDOM——”一样振聋发聩。是的,自由。之前的那些最精彩的桥段,比如安迪脸上挂着奇异的微笑请大家喝酒,比如安迪一手建起全州最好的监狱图书馆,比如安迪不计后果地让高亢的女声穿透云遮雾掩的层层封锁响彻云端,都是对自由的由衷礼赞,即使身陷囹圄,但“只要这里 (心里)有音乐,就有自由”——这也是《欢乐颂》盛名不败的理由,我们都知道,在德文中,“欢乐”和“自由”的发音很接近。

  说这个之前我要说的是我没有想过这个和体制有什么关系,我觉得其实安迪是体制的受益者,或者说从体制上受益的多于失去的。他逃出的不是鲨堡,而是那辆他玩弄手枪的汽车(那只手花絮里说不是他自己的),或者说他逃出的是以前的那种生活方式。他是的确有罪的,并不在于他杀人,而在于他谋杀自己,最后他在没有回忆的海边的时候,他是作为自己活着的,这就是救赎。

而最后要说的是,为了避免被网上铺天盖地躲都躲不开的影评影响自己的看法,我甚至忍住了用GOOLE或者百度找出那张“安迪张开双臂盛放在雷雨中”的金色电影海报来做桌面的想法,只翻了翻某期《看电影》上的花絮介绍。那期《看电影》上说,《肖申克的救赎》那个童话般明媚得不可思议的结局,是导演在其合伙人的坚持下违心添加的,因为试映时很受欢迎,所以最后没有删——这大概就是我在剧终时嗅到的商业化的“大快人心”气味的根源。虽然是胡思乱想,但如果要我来写结局,其实我很愿意瑞德最后走到橡树下,然后醒了,发现一切只是一场梦,或者换个说法,他以为的陪伴了他二十年的安迪,只是“希望”映在他心中的影子,庄周化蝶黄粱一梦,一切还未开始,但一切已大不同。

  失而复得是不存在的,不是几乎不存在,是不存在,只存在你发现新的东西,这个东西是否能够继续为你所有,还是未知的。

“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ie.”我们汲汲于生,或汲汲于死。但不论何时何地,只要梦想的启明星在天空闪烁,希望的晨曦就照耀着人生。

  1.看着妻子和别人在墙上缠绵

  14.回忆和妻子的燕好
  首先得说这个电影和爱情无关,也就是说安迪的痛苦最后并不是用再次获得真爱释放的(《鳗鱼》等大部分杀妻的电影都走了这条路子)。他非常奇怪的研究了一个人是否可以只依靠自己,或者一个同性的朋友(注意这里并不是同性恋,我总觉得那不是换汤不换药啊,同性再不行难道兽奸啊?)安迪最后回忆和妻子的欢好非常柔情,但从柔情似水的口气里恰恰感觉到他真的已经摆脱家庭生活了,以最后的经济实力和在污水道里爬行的体力,再找个小姑娘该很方便,他选择了海洋,选择了和老友一起走向孤独,我觉得这是对他本来依靠,或者说被体制化的社会彻底划清界线,从这一点上,安迪是反社会的,他不需要家庭之类的符号了,他选择彻底按照自己的安排生活。就这点而言,婚姻对一个男人意味着什么?按照大家都这样生活的方式生活意味着什么?责任是什么?种种如果在围城内外的人无法回避的问题,安迪的回答是本来无围城,何来问题先?
  我看见安迪望见阿瑞舒心的欢笑,想象他们自然可以一起泛舟下棋喝酒聊天,但就这么下去吗?鉴于摩根弗里曼的长相,这个断背的可能性似乎很小,但这个选择其实和杨过与小龙女走入古墓一样,与世隔绝是反抗还是逃避。电影的答案之所以是灰色或者说绝望的,我的根据就是这个结局,据说原来的结局是安迪闷死在下水道里,那样其实还有幻想,所谓如果新生就可以再度融入社会,甚至是昂扬高歌的,但其实不可能,存在普通社会下就会有规则,或隐或现,无处可逃。

  说来我看见女人在墙上扭动以为这是个情色片,还纳闷身材不怎么样啊?

  2.喝醉酒的那种肆无忌惮
  3.藐视法庭

  人什么时候是最强大的?我的答案就是噩运临头的时候,小到失恋,大到绝症,每一次失败,每一次一无所有倾家荡产的时候人是最强大的,所谓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我们失去的只有锁链(某些喜欢用锁链玩游戏的朋友不在其列)。真真是到已经到了悬崖边上自然是最软弱的时刻,都掉下去了还能怎么样呢?
  安迪想杀人的动机绝对是旺烈的,包括检查手枪和勘查地形,从法庭上的表现他并非困惑于为什么判他罪,而是觉得女人出去滚,他替天行道这还有错吗?他一定不知道哪怕是武松剐了西门庆都要发配十字坡的。当律师和法官咆哮着要让他永世不得翻身的时候,他表现的非常漠然,显然没有人认为他吓傻了,而是觉得那咱就把牢底坐穿。
  这里有个问题是安迪的确没有杀人,但就杀人的动机而且是非常充分的,他为什么不去找居委会大妈而决定自己干呢?那个时候的安迪习惯于自己用办法解决问题:逃税,洗钱,在钢筋丛林里弱肉强食,于是他有一种万物皆在我手的自信,不过这一刻他载了,他只不过被一个流窜犯抢了先,他其实比那个流窜犯更懂得谋杀。

  4.没有名字的胖子
  11.老布自杀
  13.的确无罪的汤米
  19.报告撒尿
  这里就要提到一个群体:众囚。

  在阳台上讨啤酒的时候,安迪曾经说了一个令警察捧腹大笑的词:同僚。其实对于本来准备在里面过一辈子的安迪而言,这些牛头马面和当年高级会所锃亮办公室里的同僚其实更为重要,那里的丛林法则在这里依旧通行,不同的前者可以跳槽,后者只能获得被殴打,辱骂,也许别的什么。对他们的刻画与其说描画出立体鲨堡的可怕,不如说是一种折射,我们周围有这样的同僚吗,或者就是我们自己?

  首先那个胖子令我很亲切,我喜欢上这部电影主要就是从这个胖子,这个在当晚第一个明知,或者不知道,反正嚎啕大哭到被人打死的胖子。到了新的单位都惶恐不安,更何况这个单位的百叶门是铁的。他号啕着,在众人间嚎啕着,如在荒野,周围的荆棘在狞笑着。相对而言安迪是沉默的,他早已经知道没有人会同情你,哪怕你胖得如此可爱。

本文由永利集团官网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阳光洒肩头,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