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永利集团官网 > 影视影评 > 夜夜流光相皎洁,所以被感动

夜夜流光相皎洁,所以被感动

2019-11-01 19:59

为了一份爱等十年,对于狗来说已近一生。是什么让hachi如此执着,是在车站初见的寒夜里那抹温暖的微笑,还是之后数年如一日的悉心相伴。人生若只如初见,世上有几人能做到?

水来我在水中等你,火来我在灰烬中等你。 ————洛夫 八(はち)、Hachiko,这是一个被爱注册过的名字。它的意思是延伸到天际又降落到大地。 【许你一世的欢颜】 它是一只狗。一只被他捡回来的小狗。它看起来一无所长。 倒叙、慢镜头、长镜头、对景深镜头的自然追求,一切温情片惯用的手法。 他们本来形同陌路,属于两个不同的物种。 他们的生活也许不会有交集。 他恰好遇到了它,无家可归的它。 它把他带回家,他给它温暖,给它一个家。 他爱它,所以它等他。 太平常太俗套的故事了。 只是很多事情,只有回过头,才会看到它的洁净与美好。 我总希望有人在什么地方等我,你也总希望有人在什么地方等你吧。 ——几米《照相本子》 这情感竟能那般顽强地蹒跚过十年,恍恍惚惚,清浊相间,一点一点穿过世间最遥远的距离。 生与死的距离,对于一条狗来说,它无法参透,它只相信,他会来。 它的生命如一注流水,一点一点在车站的青石台上年复一年地流逝。它等待。 作为一只狗,它有它的原则。不离不弃。不论生老病死。 它卧在那里,十年,透彻成一种风景。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这样的故事并不比别的故事更惨烈,比如《海豚湾》。 它只是,“怅然遥相望,疑是故人来”。 他让它懂得了爱。于是它用了十年,它的一生来坚守。那些记忆里的美好,从未消逝。 【一场寂寞凭谁诉】 华尔街有一句著名的话“若你需要朋友,就养条狗吧。外面的世界是场近身战。”从什么时候起,人情薄似秋云;从什么时候起,这个社会变得面目可憎。 我不相信爱情,不相信等待。 我相信有很多人和我一样。看过了一些电影一些书籍以及人间冷暖。 我一直知道,我的心在一点一点硬起来,对这个世界越来越不满,常常冷嘲热讽。 偶尔还会写些温暖的文字。可有时就连澄净的心境下写出的文字也难免沾染浮华。 我常觉得寂寞。 这样的寂寞常不是我一个人的。是我们的。是这一代人的。 我常宅在家里。 觉得这样的自己就安全了放松了温暖了。 我看海豚湾,我听说有人杀狗,我每每哭得稀里哗啦,又心知那样的惨烈也许自己永远不会遇到。 小时候,我养过金鱼,它们死了,我哭得很伤心。后来妈妈给买了两只小兔子,它们几个月后也死了,我哭得很伤心。家里陆续养过三只猫,又陆续送走了。 我再也不敢养宠物了。 2009年5月,我遇到了生命中第一个亲人的死亡。 外公去世前的一个月,外婆将家里的养了8年的狗送了出去。 我怕狗,我不和它亲。虽然每次去外公家,它都会向我摇尾巴。 后来,我问妈妈:为什么要在狗那么老的时候送出去了呢? 妈妈说,从外公重病起,那只狗就已经不吃不喝了。 我不知道那只狗现在在哪里。 我没有勇气再问。 我参加了外公的葬礼,从亲手捧起外公的骨灰的那一刻起,我不再害怕死亡。 我知道,有一天,我也会死去。 连同我深爱的人。都会告别这个人世。 有一些会先我而去。 而对于另外的人,我可以先死。 可以把骨灰撒进离他最近的花盆里。开出一朵花来。 他可以等我,或者不等。 他总归可以知道,我是在那里等着他的。等他回家。 永远不要忘记你所爱的人。 这是Hachiko教给我的。那是一个被爱注册的名字。 “这是八月初的一个早晨,美国南部的阳光舒迟而透明,流溢着一种久经忧患的让人鼻酸的,古老而宁静的幸福。” ——张晓风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Stockholm syndrome),斯德哥尔摩效应,又称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或者称为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症,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人。
  1973年8月23日,两名有前科的罪犯Olsson与Olofsson,在意图抢劫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市内最大的一家银行失败后,挟持了四位银行职员,在警方与歹徒僵持了130个小时之后,因歹徒放弃而结束。然而这起事件发生后几个月,这四名遭受挟持的银行职员,仍然对绑架他们的人显露出怜悯的情感,他们拒绝在法院指控这些绑匪,甚至还为他们筹措法律辩护的资金,他们都表明并不痛恨歹徒,并表达他们对歹徒非但没有伤害他们却对他们照顾的感激,并对警察采取敌对态度。更甚者,人质中一名女职员Christian竟然还爱上劫匪Olsson,并与他在服刑期间订婚。
  这两名抢匪劫持人质达六天之久,在这期间他们威胁受俘者的性命,但有时也表现出仁慈的一面。在出人意表的心理错综转变下,这四名人质抗拒政府最终营救他们的努力。这件事激发了社会科学家,他们想要了解在掳人者与遭挟持者之间的这份感情结合,到底是发生在这起斯德哥尔摩银行抢案的一宗特例,还是这种情感结合代表了一种普遍的心理反应。而后来的研究显示,这起研究学者称为「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事件,令人惊讶的普遍。如果符合下列条件,任何人都有可能遭受到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第1,是要你切实感觉到你的生命受到威胁,让你感觉到,至于是不是要发生不一定。然后相信这个施暴的人随时会这么做,是毫不犹豫。
  第2,这个施暴的人一定会给你施以小恩小惠,最关键的条件。如在你各种绝望的情况下给你水喝。
  第3,除了他给所控制的信息和思想,任何其它信息都不让你得到,完全隔离了。
  第4,让你感到无路可逃。
  有了这4个条件下,人们就会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为什么我们会被这样那样的事情感动,其根源在于我们自己做不到,向善向美的心,每个人都有,可是谁愿意无悔的付出,谁能单纯凭感动生死相许,总是考虑的太多太多。。。。

公众号:暖言单谈

  从某种意义上说,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形成,同样贯穿于“体制化”之中。“体制化”是著名电影《肖申克的救赎》(Shawshank Redemption)演绎的重要概念。犯人老瑞德(摩根·弗里曼饰)这样谈到“体制化(institutionalized)”:“起初你讨厌它(监狱),然后你逐渐习惯它,足够的时间后你开始依赖它,这就是体制化”。
    该片中被体制化的象征人物是监狱图书管理员老布,他在肖申克监狱(体制)下被关押了50年,这几乎耗尽了他一生的光阴。然而,当他获知自己即将刑满释放时,不但没有满心欢喜,反而面临精神上的崩溃,因为他离不开这座监狱。
  为此,老布不惜举刀杀人,以求在监狱中继续服刑。他刻骨铭心地爱上了那间剥夺了他的自由的监狱,所以在出狱后,他终于选择了自杀。老布成为环境的一部分,一旦脱离了原有的环境,一切失去了意义。

本文由永利集团官网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夜夜流光相皎洁,所以被感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