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永利集团官网 > 模特时尚 > 为什么成功了,市值蒸发110亿

为什么成功了,市值蒸发110亿

2020-03-11 22:29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创立品牌10年,Jacquemus今年销售额将超过2000万欧元,在四年间暴涨了约500%

奢侈二字的负面影响已经远大于正面影响,在帮助加拿大鹅快速崛起的同时,也制造了不少麻烦。

Revolve去年销售额大涨24.8%至4.98亿美元,净利润增幅更高达500%至3070万美元

作者 | Drizzie

作者 | Lexi Wang

作者 | 周惠宁

全球设计师品牌生存并不容易,但Jacquemus走出了一条颇具启发性的新路径。

加拿大鹅变得不酷了。

时尚电商已成为增速最快的在线购物市场,随着业务发展的逐渐成熟,Revolve似乎已做好更进一步扩张的准备。

法国设计师品牌Jacquemus今年迎来10周年。创始人兼设计师Simon Porte Jacquemus日前对外透露,自2018年春季La Bomba系列发布以来,其个人品牌业务便加速成长,系列产品收入几乎翻倍。据他预计,2019年,Jacquemus销售额将达2300万欧元至2500万欧元,高于去年的1150万欧元和2017年的750万欧元。

据时尚商业快讯,近年来一直加速扩张的奢侈羽绒品牌Canada Goose加拿大鹅于昨日美股盘前发布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报告,截至3月31日的第四季度销售额增长25%至1.562亿加元,低于分析师1.568亿加元的预期,这也是该公司8个季度以来最慢的销售增长,并暗示将无法维持近年来爆炸性的增长速度。

据时尚商业快讯,美国网红电商Revolve于周二提交了一份监管文件,正式公开宣布集团将于6月7日在纽约证券交易所IPO,由摩根士丹利和瑞士信贷负责相关事宜,股票代码为RVLV,首次公开募股价格为每股16美元至18美元。

事实上,Simon Porte Jacquemus 早在2016年就表示2016年秋冬系列的销售额是上一季度的两倍,2016年秋冬系列和2017年春夏系列的总收入预计超过500万欧元。这意味着,Jacquemus的年销售额大约在四年暴涨了500%。

2019财年全年的销售额则大涨40.5%至8.3亿加元,净利润为1.43亿加元,但也不及市场预期的1.86亿加元。加拿大鹅还警告称,本财季将录得更大的亏损,因其寻求增加在中国的投资和开设新店。

Revolve表示,通过此次IPO集团最多将募资2.2亿美元,部分资金会用于从私募股权公司TSG Consumer Partners回购价值4080万美元的B类普通股,剩余的经费则计划用于旗下品牌知名度的提升和国际业务的扩张,并寻找新的收购目标。有分析师表示,这意味着Revolve的估值已达12亿美元。

作为曾经的LVMH青年设计师大奖得主,Jacquemus与许多获奖后遭到遗忘的设计师品牌不同,该品牌在2015年获得LVMH 15万欧元的奖金和专业指导后,跃升为该奖项历年提名人选中商业化程度和行业认知度最高的设计师品牌。

资本市场正为加拿大鹅全球增长而担忧

据招股书显示,目前Revolve仍处于高速增长期,去年销售额大涨24.8%至4.98亿美元,净利润增幅更高达500%至3070万美元。此次发行后,联席首席执行官Michael Karanikolas和Michael Mente将凭借其B类股票继续持有集团逾66%的投票权。

从某种意义上说,Jacquemus的成功是反常识的。Simon Porte Jacquemus来自法国南部乡村,19岁便白手起家创立品牌,并无专业教育背景,也没有富有经验的职业经理人或商业大脑加持,甚至带有家庭企业的色彩。这显然打破了行业对设计师品牌的一些刻板印象,也为迷茫中的设计师品牌带来新的思路。

财报发布后,加拿大鹅股价暴跌逾30%至33.89美元,创上市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市值蒸发超过16亿美元,约合114亿人民币。

图为Revolve在2016年、201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主要业绩数据

Jacquemus显然是一个异类。如果说前者代表了一种学生思维,后者则是创业思维

数据显示,加拿大鹅过去两个财年的全年营收增幅均超过40%。但该公司昨日表示,预计未来3年的销售增幅将放缓至每年20%左右。

Revolve创立于2003年,旨在为全球年轻时尚的消费者打造一个多品牌的时尚购物平台,提供包括Lovers + Friends、GRLFRND、LPA、Tularosa和RAYE等800多个男女时尚品牌的近5万个款式,并销往全球150多个国家和地区,于2017年率先在中国香港和澳洲推出免费退货服务。除了Revolve官网外,该公司还运营着一个更高端的姊妹网站Forward by Elyse Walker,并于今年推出瞄准Z世代的平价服装网站Superdown。

▌以创业精神取代学生思维

无论是从环比还是同比的增长率来看,资本市场正为加拿大鹅感到担忧。

区别于ASOS、Boohoo等以快和廉价取胜的时尚电商,Revolve的业绩增长很大程度依托于时尚意见领袖KOL,该零售商与全球最能带货的时尚博主Chiara Ferragni以及Aimee Song等2500多位粉丝数达数千万级别的头号KOL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并通过在年度音乐节Coachella Valley期间举办Revolve Festival而为全球消费者所熟知。

Simon Porte Jacquemus出生于法国南部的Mallemort,18岁时搬到巴黎。起初他报名就读了法国高级时装学院ESMOD,但几个月后母亲的突然离世对他打击沉重。他开始意识到把握当下的重要性,随后离开学校,在时装杂志《Citizen K》短暂地工作了一段时间,于19岁时正式推出了以母亲名字命名的个人品牌Jacquemus。他也曾在Comme des Garons门店担任销售,而在个人品牌业务有所起色后开始全职经营品牌。

上个季度即第三财季内,加拿大鹅销售额同比大涨50.2%至3.99亿加元,毛利率为64.4%,净利润大涨72%至1.053亿加元,均超过分析师预期。其中,加拿大鹅直营零售渠道收入同比大涨79%至2.35亿加元,主要得益于品牌期内在香港、北京等城市新开的实体店以及天猫官方旗舰店的推动。而在去年第四季度内,加拿大鹅销售额猛涨146%至1.258亿加元,净利润则为810万加元。

Michael Mente表示,Revolve要做的并不只是一个单纯的时尚电商网站,而是一个能够引领、启发消费者时尚触觉的生活方式平台,目的是改变传统零售体验。 他在招股书中透露,集团每年有75%的营销支出用于和头部KOL合作,从而吸引更多潜在消费者,再将他们转变为活跃用户,并激励消费者重复购买。

2012年,创立品牌仅3年的Jacquemus就正式登上了巴黎时装周官方日程。有评论称,对于向来保守的时装之都巴黎而言,Jacquemus帮助年轻设计师撞开了巴黎的大门。又过了3年后,Jacquemus获得LVMH青年设计师大奖,知名度进一步扩散,助推品牌再登上了一个新台阶。

值得关注的是, 加拿大鹅全力在从批发商转向直接零售渠道,寻求通过扩大在华业务来推动增长。2018年加拿大鹅在全球共开设5家新店,其中2家在中国。

区别于ASOS、Boohoo等以快和廉价取胜的时尚电商,Revolve的业绩增长很大程度依托于时尚意见领袖KOL

Jacquemus创始人Simon Porte Jacquemus

不过彭博社早前认为,渠道扩张的成本和市场竞争仍将是加拿大鹅面临的风险。CNN财富频道则表示, 加拿大鹅经营的是一个高度拥挤且碎片化的市场,特别是中国市场,如果不加快速度,大量的假货将会稀释完品牌在消费者心中的价值,成为真正的 滥大街。

为更好地留存消费者,2016年4月Revolve在美国西好莱坞开设了第一家实体店,作为其会员专用社交俱乐部的商店,加入该俱乐部的KOL可以享受私人导购服务,并且可以定期参加由Revolve组织的时尚派对与活动。据时尚头条网监测,Revolve官方账号在Instagram等主流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量已超过500万,其中Instagram的粉丝数为309万。

如果按照2016年Jacquemus年销售额达到500万欧元倒推,2015年的Jacquemus在商业上已经相对成熟,品牌可以依靠上一季的销售收入进行下一季的生产,因而彼时Jacquemus能够与从LVMH提供的行业资源和专业指导对接得更加深入,LVMH提供的15万欧元奖金仅仅是锦上添花。

有分析认为,对很多品牌来说,中国市场堪称能下金蛋的鹅,但形势发生变化时,也可以让品牌起一身鹅皮疙瘩。加拿大鹅中国内地首店北京三里屯店业曾因加拿大风波一度推迟开业。

在头部时尚博主强大的带货能力推动下,成立16年的Revolve得以打破传统零售的规则,不断激发潮流品牌、时尚博主和消费者生态链中的商业价值,逐渐成长为行业中的一匹黑马。上个月,Revolve更协助Aimee Song在其平台推出了首个时尚品牌Song of Style,系列产品一上架便迅速售罄,品牌账号开设仅3周就吸引了近8万粉丝关注,目前该数值已进一步增加至11万。

与那些毕业于专业时装院校,从大品牌实习做起,逐步向创立个人品牌目标迈进的学院派选手不同,Jacquemus显然是一个异类。如果说前者代表了一种学生思维,后者则是创业思维。

另外,随着消费者意识的觉醒,所穿衣物是否来自具有企业道德的供应链也开始变得越来越重要。相较于经济形势的变化,社会文化的变迁往往难以通过量化的形式进行记录,因而容易被决策层忽略。但事实上,奢侈品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其命运与社会心理的变化息息相关。

有分析人士认为,Revolve选择在全球时尚零售格局持续动荡之际IPO,或许是为日后愈发激烈的市场竞争做准备。

学生思维的典型表现是认为创业需要做充足的准备,例如获得专业教育、大企业实习的经验、业内人脉关系等,并认为这些是创业成功的前提条件。但是学生思维往往代表了一种线性因果的定势思维,其潜在危险是导致人们认为,充足的前期准备一定可以换取成功的回报,进而让自己陷入永远没有做好准备的心理状态,逃避正面解决问题。

截至昨日收盘,加拿大鹅的市值录得37.32亿美元,对比该股在2018年12月触及的高点,已经蒸发了32亿美元。

据博客整合平台 Bloglovin的最新调查报告显示,时尚品牌们对于利用KOL来进行营销活动这一策略的重视程度正在不断增加。有三分之一的市场营销人员认为KOL营销是整体营销战略的必要组成部分,41%的人认为,KOL营销效果要好于传统的营销方式。

事实上,个人品牌的成功是包括运气在内的各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每年,全球数千名时装设计专业的学生毕业,而根据Graduate Prospects编制的数据,2014年毕业的英国时装设计专业学生中只有七分之一的人找到了设计师的工作,就业问题已经成为行业痼疾。近年来,时尚业界也逐渐开始呼吁人们放弃对高昂学费的时尚学位的偏执追求,正视时尚学位不一定能够换取时尚职业生涯的问题。

另有报告预测,全球鞋履、服装、配饰和美妆线上销售市场份额将在2020年增长至5180亿美元,使得电商成为继中国和美国之后全球第三大奢侈品市场。而从线上奢侈品交易的发生渠道来看,2018年消费者在移动设备上花费的时间是电脑的4倍,智能手机已成为新的消费终端。千禧一代习惯于在网上购物,他们希望网购体验能高效化、个性化。

经营个人品牌与设计师不同,设计师只需要专注于款式的开发,但创立个人品牌所遇到的问题往往来自方方面面。如今的时尚院校专业教育显然不足以让设计师面对复杂的品牌经营问题,也造成设计师品牌商业能力薄弱的问题。

在这一趋势下,业绩增长遭遇瓶颈的传统快时尚也开始转变格局,试图借力KOL的影响力以跟上年轻消费者喜好转变的步伐。

本文由永利集团官网发布于模特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什么成功了,市值蒸发110亿

关键词: